护民图库
河南一医院药剂科人员集体贩卖医生处方信息获
更新时间:2019-07-08

  7月16日,河南某医院药剂科5名工作人员以及无业人员王公伟6人因犯单位受贿罪分别被判处二至三年有期徒刑不等,另外十几名涉案工作人员也受到程度不同的纪律处分。至此,这起震惊河南省的医院工作人员贩卖医疗信息案落下帷幕。

  2010年10月的一天晚上,某医药公司河南办事处销售员洪晓武接到一个神秘男子的电话,对方称手中掌握有洪晓武所在公司生产的药品在某医院的销售清单,如果有时间就派人来拿一下,价钱是老规矩。由于怀疑对方是骗子,洪当场回绝了。对方也没有纠缠,直接挂了电话。事后,谨慎的洪晓武考虑到对方可能是医院的人,自己的拒绝会使公司遭到报复,又打电话过去,询问对方是不是医院的,对方说了声“不是”就挂断了电话。

  洪晓武的电话恰巧被邻座郑州市金水区检察院的一位检察官听见,于是,通过这个电话号码,该号码的主人很快被侦查人员抓获。经查,该男子叫王公伟,现年24岁,大学毕业后无业,他所从事的“买卖”是受自己的一个老乡刘大根所托,而刘大根的身份是某医院药剂科门诊药房的小组长。

  2010年2月的一天,刘大根在上班路上遇到同事李红。刘大根是门诊药房的小组长,李红是药剂科病房药房小组长,他们分别负责门诊药房和病房药房的管理工作。谈话间,刘大根有意无意地提到,有药商代理人来找自己并愿意有偿了解药品在医院的销售情况。李红说她也遇到过这事,但是医院明令禁止,再说她自己手里数据也不全,这事不好办,除非两部门联合起来。李红的话说到了刘大根的心坎里,两人索性挑明话题。考虑到这件事他俩单独做不成,也不敢做,便商议多拉几个人,人多了方便,也可以壮胆。

  第二天下午,在医院药剂科的更衣室内,一个秘密会议正在召开。参会人包括药剂科门诊药房和病房药房的5名工作人员,他们都是能接触到医院医生处方以及用药信息的人员。会议的议题只有一个——向有需求的药商代理人提供本医院的药品销售情况信息并收取“统方费”。药商代理人有需求并愿意给钱,药剂科的日常工作又能满足这种需求,就看大家愿意不愿意做。

  会议最终做出两个决定:一、所收取的“统方费”无论是否参与,均按照人人有份的原则进行发放,避免个别人员因不满而泄密;二、为避人耳目,由刘大根负责在单位外物色一个可靠的人与药商进行交易。

  于是,刘大根找到了老乡王公伟,将给药商送单子并收取一定的“统方费”的工作交给他,承诺每次事情办妥后会付给王公伟一定的辛苦费。双方一拍即合六个彩开奖结果直播

  自此以后,每到月底,由李红负责把病房统计的药品销售清单写在一张纸上交给刘大根,纸上显示药品名称和当月销售总数。刘大根作为门诊药房小组长,可以直接从电脑上调取门诊药房的药品名称及销售总数,他将这两方面的数字汇总,就得出了医院销售各类药品的名称及总量。另外,刘大根平日时不时翻一些门诊药房的处方,心里大概记下哪个医生开哪种药及开了多少药。到月底的时候他再从当月门诊药房的处方单里随手翻个二三十张,看看上面药品销售情况及是哪个大夫开的处方,按照大概的药品销售情况整理出医院的医生所开具的每种药品清单。之后刘大根就将各医药公司的用药信息单整理装订好,到下月初电话通知王公伟到其单位附近,将用药信息单和相关联系方式交给王公伟,而王公伟就按照提供给他的电话和医药公司推销员联系,王公伟把单子给推销员,推销员按照单子上所标注的金额将“统方费”交给王公伟。

  据查,至案发之日,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王公伟在刘大根的指示下,共从不同的药商处收取“统方费”20万余元。而参与瓜分这20万余元的某医院药剂科正式及非正式工作人员总人数多达22人,占药剂科总人数的三分之二,因为自身利益,他们选择了集体沉默。

  “统方费”究竟是一个什么名目的东西,让药商如此心甘情愿地付出?原来各大药品供应商为了提高本公司产品在医院的销量,都会给有资格开药的大夫承诺,根据所开药品的数量给医生回扣。但是如何确定该大夫是否为病人开出本公司的药品以及开出多少成为对医生考核的关键。这就需要在医院药剂科进行查询。因此,所谓的“统方费”,就是药商查询统计各大夫开出本公司药品的数量向药剂科所支付的费用。

  曾向王公伟购买用药信息单的药商说,查询医生处方是医院明文禁止的,医院也禁止药剂科去查药品的销量,药剂科的人私自去统计这些数据,他们是要担风险的,所以药商都会向他们提供一定的好处费。收费的标准都是药剂科自己定的,一般都是按照药品销售价格30块以下的药品每支0.5元、30块以上的药品每支1元缴费。